新冠浓度比SARS高1000倍!美疾控中心终于劝说戴口罩


王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美国学者在公开信中仍对中国前期抗疫颇有微词,但总体看,仍是对中国学者公开信的侧面回应。这说明呼吁两国合作是疫情下两国知识精英的共识。我们需要团结更多人,并把这种共识扩大,不仅转化为全球共同抗疫的力量,并要使其成为后疫情时代中美关系转缓的新兴力量。王文介绍说,在选择中方代表时,充分讲求地域、学科的代表性,不仅局限在某单一国际关系学科,也不限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这样选择是为了充分反映中国知识精英主流的平和、客观、理性与包容。

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4月4日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香港特别行政区悬挂国旗及区旗的政府机构,以中央政府驻香港特区联络办公室、外交部驻香港特区特派员公署的办公所在地也下半旗志哀。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在采访中,香农·蒂耶兹强调说,特别是在科学层面,中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在病毒研究方面已经先行一步,积极开发研制治疗方法和疫苗。目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和政治分歧众所周知,使得政府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重重。但这并不能阻止流行病学家、医生以及药物科学家就人类当前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展开合作。正如中美学者在各自发表的公开信中所说,这样做都是为了挽救生命。

沙特和俄罗斯的“原油价格战”导致国际油价暴跌。特朗普此前表示要斡旋两国减产以制止油价继续下滑,而沙特和俄罗斯希望美国也一同减产。特朗普3日与美国各大石油企业代表会谈,并未提出减产的计划,之后他对记者表示,应该由市场决定油价。

4月3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美国原油产量在2018年超过沙特,已经成为世界第一产油国。按照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今年一月份的预测,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计将增加106万桶/日,达到创纪录高位的1330万桶/日。

中国百名学者公开信刊发之后,在国内外引起巨大反响。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华春莹高度肯定此信:“现在需要更多这样的理性、冷静、正面、积极的声音。我也转发了这封公开信”。仅仅一日之后,美国近百名前高官、学者也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4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例,是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日15时50分(北京时间5日3时50分),美国确诊病例升至300915例,死亡病例8162例。美国总统特朗普4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有必要,他将对进口原油加征关税,以保护美国石油企业。特朗普说,他“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手段”,低油价伤害了美国大量工作岗位。

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希望能有“中美学者联名呼吁”,但未果。公开信完成后,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遭到婉拒。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但均被婉拒,或多日不予回应。王文说,从这点来看,他非常赞赏《外交学人》的包容与开放。